没绑手机号,发布不了内容了

kklovv

想点一首苏打绿的追追追送给大柱:D

——————

李世真是个大麻烦。

韩胜珠看着眼前这个人闲散自在的样子,就很生气。所以就连抓在手里的缎带也像自己学着织毛衣时,理不清的毛线团一样,豪无头绪,让人泄气。一次次滑落。

该用力一点,还是轻柔一点。
该靠近一点,还是远离一点。
该诚实一点,还是聪明一点。

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谁让她上次善心大发趁着醉意上头,想英雄救美。把在烧烤摊前跳舞的李世真,从心怀不轨的酒客身边抓走,两个人像傻子一样狂奔了好几条街。

等到两个人因为耗尽气力停了下来之后,还没缓过气的韩胜珠忘了自己还紧紧拉着李世真的手,直到李世真怯生生地开口询问她是谁,才反应过来。

面前的人穿着一件灰色的连帽衫,微驮着点背。一副刚毕业大学生的青涩样子。

不过嘛,她就是这样被李世真乖巧的假象给骗了。

[不用谢不用谢,小姑娘要注意安全。]

韩胜珠自顾自地说着。

揉了揉脑袋扯出一个笑容就想马上离开的韩胜珠,发现站在面前的那个人咬着嘴唇一副快哭了的样子。

[谁要谢你啊,你把我拽到这个鬼地方来,现在我不认识回去的路了!现在那么晚了,回家的公车也没有了!]

仿佛下一秒就要哭起来的李世真抓着韩胜珠的衣角,旁边已经有好事者在纷纷侧目了。

很想仗着自己年长一点的气势,震慑一下眼前人的韩胜珠,在李世真泪眼汪汪地看着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压根说不出拒绝的话。

所以她像是捡了一只流浪狗一样把李世真带回了自己的家。

[好好好,真的怕了你了,先跟我回家吧。]

【就让她借住一晚,应该没事的吧。】

韩胜珠自我安慰道。





她自己麻烦事还一大堆,哪有那个闲心当什么英雄。

没有例外,只睡了一晚第二天李世真就离开了,像一只踪迹不定的猫。

轻松地俘获了一颗人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下了些许蛛丝马迹,像总也清理不掉的软软的猫毛,让被留下的人心里痒痒的。

比如说没喝完的牛奶,比如说忘记带走的耳环。

不过,是真的忘记吗?还是有意为之。

没有答案。

这种想要知道答案的念头就是想念吗?还是说好奇更多一点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之后,李世真就总是每每时机刚好地出现在她的眼前。

有时候是深夜,有时候是清晨,只是很乖地坐在她家门口等她。

哭笑不得的韩胜珠一开始还和李世真打趣说她家不是宠物收容站。

一来二去,天气转冷后某一天,下班回家的韩胜珠头脑一热就把钥匙给了这个她只知道名字的人。





恋爱?她当然想过。

只是对她来说,应付每天就很难了啊。

不可以偷偷想念,也不可以哭鼻子,要成为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

她当然想象过,想象过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在怎么样的。

她能够坦然接受这种亲密吗,还是说她真的不适合恋爱。

如果说没有挫败,那一定是假的。每当节假日,她看见身边的人和乐融融的样子,也不由得会在自己脑海中勾勒出模糊的画面。






而今天是她的生日,以为只是像往常一样度过的韩胜珠回到家发现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生日面。躺在沙发上等她回来的李世真身上还缠着红色的缎带。已经睡着了。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想要给李世真盖被子的韩胜珠发出的动静还是惊醒了她。

她什么话都还没说,李世真就大剌剌地把她抱个满怀。在一起生活久了两个人的气味也会变得相近,韩胜珠想不明白明明两个人用的是一样的洗发水,李世真比自己柔顺很多的头发,特别好闻。每次她都想用手揉乱。

而挤在两人中间的缎带触感莫名地好。李世真的手从顺如流地揽住韩胜珠的腰

[生日快乐!]

李世真贴着她的耳朵半带睡意地呢喃着。

[等你超久了,现在才回来。]

韩胜珠感觉自己的脸不受控地变得越来越烫,所以为了掩饰只好把李世真抱的更紧,把脸窝在她的肩膀上。

[哎呀,我快喘不上气了。]

李世真努力地把韩胜珠推离自己一点,假装把注意力放在她浅黄色的毛衣上,很有眼力见地不拆穿她的窘迫。

到底是她年长还是自己啊。真是搞不明白。

李世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她吸引,这个人家里总是乱糟糟的,明明她年长一点,工作的时候看起来也是成熟理智的模样。却不知为何,在自己眼里还是很像小孩子。

晚上会做噩梦,会怕黑,害怕的时候会把被子蒙住头睡。

李世真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地想来找她,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好,只要可以看看她。

自己就会很开心。







李世真还是个大坏蛋。可恨又可爱的坏蛋。

比李世真多吃了10年白米饭的韩胜珠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被看透了一样。不管是犹豫还是动摇,面对李世真傻乎乎的笑容,她就只能呆呆地愣在原地。


就算现在她穿着自己的衬衫,扣子被解得零零落落,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所以还是粗鲁一点好了,用缎带把她缠绕起来,顺便把所有扰乱自己心的,有关她的沉迷,通通系起来。



[冷么?]

被脱了一半的衬衫缚住李世真的手臂,被胡乱打上一个结。熨贴在韩胜珠身前的温度,像一碗温度刚好的白开水,看上去无色无味,却美味得让她想一口饮下。

[不冷。]

原本只是游戏般把李世真用缎带捆住的韩胜珠现在进退两难,感觉自己才是欺负人的那个,所以心里莫名其妙的歉疚感让她觉得心烦意乱。手上的动作也变得随意应付了起来。

不过眼前的礼物善读人心,虽然手被缚住动作略显笨拙,还是体贴地靠近韩胜珠,将温热的唇附在她的耳际。

[笨蛋。]

李世真香甜的气息瞬间击溃她所有的迟疑与生涩,她只得幼稚地在眼前的赤裸肩颈咬下一口。

不过被咬的那个人一点自觉都没有,反而讨厌地笑出声来。








————嘻

评论
热度(29)
  1. 代表当然是受kklovv 转载了此文字
    kklovv

© 代表当然是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