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绑手机号,发布不了内容了

哪里有金宥真的水仙,哪里就有我

Rory:

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會對另一個女人的身體有興趣。

雖然眼前的女人也能被形容成“很上相”。纏繞在襯衫上的、從蛋糕盒上解下來的禮物緞帶也足以挑起大眾的興趣。會不會有一天讓她出現在自己的作品中呢?

她解鈕扣的動作被緞帶擋住了,於是一邊把玩著衣襟,一邊審視李世真的臉。

有時候笑容也是會招人討厭的,在這種情況下還傻笑就更讓人討厭了。

最討厭的是解她的衣服解到一半被推開,還能乖乖地伸出手讓人綁著。

過分自信的人可真讓人討厭。

 

李世真靠在牆上對著她低在自己衣領上的腦袋,多想把自己的雙手從束縛裡解出來。要是知道她今天是那麼拖拖拉拉地,剛剛就不該那麼乖了。

她動了動手腕,另一人緊貼在旁的臉頰立刻擦上了她的。

“你做什麼。”

“你有點……發呆?”

聞言,另一人便將手從下往上摸著衣襟伸進緞帶和襯衫的空隙裡,勾在交接處直接扯了下來。

“發呆又不礙事。”

綁住手腕的繩子握在她雙手裡,但她現在有點別的事要忙。直接把兩手綁起來更省事些。

 

“你喜歡前面還是後面?”

“阿?”

“手,放前面後面?”

“現在這樣很好阿。”

李世真有些不想被動了。她都等得快睡著了。

她的雙手扶上對方的後臀拉近到自己身前,舌頭舔在她被衣領遮住的地方。

“面對面挺好的。幫我解你的扣子。”

 

“阿……這繩子怎麼這麼麻煩!你一直卡在這我看不到了!”

“看不到不是也能解嗎。”

是阿,其實更像是她阻止不了自己說一些抱怨的話。像個中年婦女在撒嬌。真是夠了。

輕鬆剝下來的襯衫反而把她的雙手束在身後,袖子掛在手腕和連著李世真的緞帶上。鬆開自己的同時也就鬆開了李世真的束縛。

先把自己的手救回來可能比較緊急吧。

“腿不要亂動!”

總之先把李世真推回牆上。

“不舒服嗎?”

不是的。緞帶的柔滑、裸膚的細膩和襯衫的褶皺起伏貼在她前身,還有最舒服的、各種觸感後面的體溫。

 

“那,舒服嗎?”

李世真沒聽到回答便再問了一句確認。她又想,依這人的脾氣只要沒被罵都算進行得很順利吧。

“我很喜歡喔。和你一起怎麼樣都很喜歡。”

------

求產糧投餵!

评论
热度(38)
  1. 代表当然是受Rory 转载了此文字
    哪里有金宥真的水仙,哪里就有我

© 代表当然是受 | Powered by LOFTER